“我想為戰‘疫’再做點貢獻!”——重慶豐都鄉鎮醫生杜天勇戰“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3-14 浏览次数:

  
 

   新華社重慶2月27日電題:“我想為戰‘疫’再做點貢獻!”——重慶豐都鄉鎮醫生杜天勇戰“疫”記新華社記者王金濤、韓振、黎華玲2月11日,躺在重慶市腫瘤醫院病床上的杜天勇,通過微信向黨組織交了1000元特殊黨費,“我想為戰‘疫’再做點貢獻!”44歲的杜天勇,是豐都縣湛普鎮衛生院的一名醫生。 他家庭困難,生活拮據,父親患有帕金森,母親偏癱在床,大兒子正上大學,小兒子剛一歲。 面對來勢洶洶的疫情,從1月24日到2月9日,杜天勇一次家都沒回過,一直戰鬥在疫情防控一線,直到病情加重,無法繼續工作。

  
 

   湛普鎮距離豐都縣10公裏,鎮裏有143名居家隔離醫學觀察人員。

  
 

   杜天勇負責的片區就有70多人。

  
 

   疫情防控期間,杜天勇不但要給湛普鎮群眾看病,還要每天上門給這些人員量體溫。

  
 

   杜天勇早上八點半開始看病,一直看到下午五點半,每天要看三四十個病人,他對病人很耐心,自己中午只有十來分鐘的吃飯時間。

  
 

   看病結束後,他還要進社區、村裏測體溫、做篩查、搞宣傳,往往忙到很晚才回到辦公室。 回到辦公室,他又要忙黨務工作、院裏消毒等,每天都是高強度運轉。 “‘一個蘿卜一個坑’,大家都是連軸轉,根本沒多少時間休息,辦公室沒有沙發,實在太累了,就在辦公室的椅子上瞇下眼。

  
 

   ”杜天勇坦言,在沒回家的日子裏,自己特別想念1歲的小兒子。

  
 

   從衛生院到他分管的白水社區,有約2公裏路程。 杜天勇每天走路過去測體溫,單趟要二三十分鐘。 有一次,白馬社區黨支部書記冉海龍讓他搭自己的車過去,但他堅決不肯。 他怕每天給被隔離人員測體溫,對冉海龍不好。

  
 

   白水社區曾有一名密切接觸者,是位年輕的媽媽。 每天,杜天勇要上門給她量兩次體溫。

  
 

   她因為帶著孩子,有時早上起得晚。

  
 

   杜天勇在門外一等就是半個小時。 “杜醫生平時把病人當成了親人,他一個人的病人佔了全院一半以上。 ”豐都縣湛普鎮衛生院院長楊必龍告訴記者,杜天勇住院這幾天,很多病人過來問:杜醫生怎麼不在?他好久回來?“病人也把杜醫生當成了親人。

  
 

   ”“杜醫生很少想著自己,他年前左胳膊就疼得厲害,但他説自己是肌腱炎沒事兒,繼續戰鬥在疫情一線。 ”楊必龍説,“2月9日,他在分診時疼得滿頭大汗,我堅持讓他去醫院做個檢查。 結果一查,竟是肺癌。

  
 

   ”楊院長讓他到重慶大醫院看病,他不願去,説自己走了防疫工作咋辦?後來,楊院長硬是開著車,把他送到了火車站。

  
 

   杜天勇的妻子要在家照顧老人和孩子,他一個人坐火車去重慶看的病。

  
 

   楊院長看著他孤獨的背影,想著他病這麼重,還要一個人去重慶找醫院、挂號、做檢查、辦手續,忍不住流下了眼淚。

  
 

   在重慶市腫瘤醫院住院這幾天,左臂的疼痛折磨得杜天勇難以入睡。 盡管知道自己患的是絕症,但他還是很樂觀。 “家裏離不開我,單位也離不開我,我想早日回家,早日回到崗位!”杜天勇堅定地説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